杏园枣

小学生 kkl
喜欢两个人1v1的故事(包括真人衍生拉郎以及一切相关)所以喜欢推荐里什么都有
然而只写kt(比心)

等我应付完三次元。。我就去更文。。

51简直就是神。沉迷揪揪。CM的歌名感觉是真少女风,tl的专也差不多。。。?

十兔子死了(一)

  *AU KT OOC

  *ABO世界观下的AA恋

  ——————

  他躲在昏暗的阁楼里,有光从木门上时光腐蚀出的孔隙照到地板,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灰尘飞舞。

  他蜷缩在墙角,透过一些没什么作用的障碍物盯着那一小块光明,害怕引来门外人的注意而遭受不幸,又希望引起门外人的注意来结束这场漫长的逃匿。

  腐朽的木质地板被慌乱的脚步声敲得咚咚作响,激烈运动导致的沉重呼吸混夹着细微的闷哼声,这些平日并不会被特意倾听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里被放大了几十倍,催生出紧张的情绪。

  那个人似乎是慌张过了头,所以才会在门外兜了一圈都没发现这个阁楼的门,找不到可以逃离的路,那个人于是就更加慌神,甚至开始锤砸墙壁,神经质地念叨神明的名讳,声音里带出哭腔。

  那个人活不长的。

  他没有作声,甚至没敢牵动一下因长时间紧绷而开始不自觉颤动的肌肉。

  他很快等到了熟悉的脚步声。

  皮鞋鞋跟敲击地板的清脆声音穿透力极强,有清浅的信息素味道混着灰尘被他吸入鼻腔,他知道那个恶魔般的信息素,也预料到了接下来的情节。


  “……”


  “你看到了什么?”


  “……”


  询问者等待了片刻,还是得不到回答,于是舒缓了语气,再次询问:“来,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血……白色的……死。”应答者双眼闭合,眼皮下的眼球紧张地转动,吐出的话语支离破碎,显出十二分的动摇,“我看到了血、血!”


  他睁开双眼。


  ……


  堂本光一摸摸额头,人类肉体的限制让他摸不出自己的体温是否正常,但是不正常的情绪化和头重脚轻是发烧的一贯体现,他闭了闭眼,决定熬完这节课就走人。这节是那个人的弱项,不能逃。


  “别别别,这节真不能逃。”堂本刚笑着推拒同伴的邀请。


  貌似是在讨论逃课去打球的打算。


  “自从我挂了一次课后,佐藤老师可注意我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对那帮人说,“你们去吧,我留守。”

  他们又来回扯了几句,还是没人能说服堂本刚,眼看着就要上课,再不走就都不用走了,于是一帮人呼啦啦地走了十几个。课室里一下子空了一小块地方。


  堂本刚似乎是觉得自己坐在这么空旷的地方很容易被老师点名,又收拾了东西,坐到堂本光一身边的座位来了。


  堂本光一睁眼瞄了他一眼,没什么情绪地又闭上眼休息。


  “感冒了?”堂本刚问他。


  “大概吧。”堂本光一还是闭着眼。


  “那就是很严重了。”


  一只手摸上堂本光一的额头,很凉。适合降温。


  堂本光一不自觉地在对方抽离前压下那只手。


  “放开。”堂本刚不怎么耐烦。


  “……”大概发烧的病人心理都会脆弱一些,被这么说了一句后,堂本光一的情绪迅速起来,本来只是无意识的动作被有意识地延长,装聋作哑地就是不放手。


  “……”堂本刚也懒得说他,于是就着这个奇葩的姿势给堂本光一掏药,“吃了。”


  “没水。”堂本光一拒绝他。


  “你水杯呢?”堂本刚伸手去拿自己的水杯。


  “忘了。”堂本光一理直气壮。


  “吃。”堂本刚把东西塞了堂本光一一怀。


  “那边的两个小伙子,已经上课了,要打情骂俏等下课哈。”佐藤老师敲讲台道。


  “……两个alpha能打情骂俏个什么啊,打得你死我活还差不多。”旁边有人小声吐槽。


  堂本刚于是拿回被喝过的水杯,开始认真听课。


  堂本光一瞪了那个人一眼,瞪得对方莫名其妙。

  好不容易下了课,堂本光一被睡意往下坠着眼皮,收了东西就打算拉堂本刚走。


  堂本刚用单手收好东西,背好背包就跟着堂本光一出门。


  后面还有人讨论:“那两个alpha一直都这样吗?老是这么黏在一起?”


  “一直粘吗?没注意。”


  “……”后面好像还说了些什么,堂本刚没听清。


  堂本刚心不在焉地给堂本光一贴好退热贴,又掖好被子,他每年都要走这么几次流程,步骤都已经熟练了,就算是心不在焉也能做得很好。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不太妙吧……”堂本刚看着堂本光一的睡脸,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他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这才发现堂本光一似乎是烧糊涂了,开始不由自主地散发信息素。


  不是吧……


  堂本刚赶紧拍了堂本光一两巴掌:“醒醒!”还没打两下,堂本刚自己就开始眼泪汪汪,鼻子发痒——


  对,堂本刚作为一个alpha,对alpha的信息素过敏来着。

  堂本刚被堂本光一的信息素逼退,只好把药和粥放在床头,然后关好房间的门窗打开空气净化器,自己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开始看篮球比赛。

  糟糕透顶。


  堂本刚找到过敏药,一边给自己灌下一边想。


  等那家伙退了烧,第一时间要让他去找女朋友……omega,beta什么都好。


  ……


  只要不是alpha。


——————

 
  我豆子一样大的脑子恍惚记得十兔子好像是个不知真假的德国黑童话,讲的好像是兔子们的死亡传递。不过管他呢。

想写ABO设定下的AA恋。。脑袋里奇怪的东西都快溢出来了。噫。

我还以为没那么快出碟的。。还没研究好日亚。。这次还是走代购8。。

今天24fo了!!注意到的时候!!刚好就是!!不多不少!!好开心!!为了纪念!!发一条loft!!没了!!

专属男友(完)

  *RPS

  *AU

  *OOC

  *胡说八道

  *共享男友51x社畜244

——————

 
  这世上,父母与孩子之间的爱不容置疑,但是互相的距离难以避免,朋友之间相互欣赏理解,但各自的人生不易涉入太甚,能理所当然撒娇痴缠的对象能且只能是恋人。想要摆脱寂寞,大多数人的第一选择肯定会是恋爱。

  但是,空茫城市中想要找到一个合心合意的人未免也太难了。

  是冬天。

  正好是上班族下班的时间段。

  堂本刚把脸埋在厚实的围巾底下,快步走进商场,从南门进西门出,穿过商场回家的话和其他路线相比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他总是不吝于尝试生活中自己遇见的各种选择,当然包括回家时的各种路线,托他还算可以的方向感的福,至今为止还没有迷过路。

  路上好像经过了某个活动的举行场所,一众人围着几个高大的箱子嬉笑,热闹得令人好奇。

  堂本刚看见箱子里装着的是穿着统一西装,胸前还贴着二维码的成年男性。四周多是妙龄女性,但也有三三两两的男性在看热闹。

  他捂着围巾探头看了一会儿,没看出什么名堂,反而被人群吵得有点头痛,于是就退出去继续往西门走。

  不一会儿,在商场里一个人迹罕至的拐角里迎面撞上一个眼熟的箱子。

  “……刚才的箱子……”堂本刚走近箱子,询问里面的男性道,“不好意思,请问这是在干嘛?”

  西装男站在箱子里面,箱底与鞋跟一起让他比堂本刚高出不少,堂本刚为了能与他对上目光,不得不从下往上看他。

  “……”西装男不知缘由地僵直了一下。

  “?”堂本刚于是将目光定格在对方身上。

  “……是Wechat app的一个推广活动。介意把手机拿出来吗?”西装男指挥着堂本刚从应用商城里下载好微信。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扫一下这个。”这个穿着西装,打扮精致的男性拿着自己的手机,按出微信里的二维码,对堂本刚说。

  “诶?”堂本刚困惑地睁大眼睛。

  “客人你刚刚不是想要了解这个活动吗?最好的办法,大概就是自己来体验一下了。客人你这是第一次,是免费的,所以不用担心费用。”西装男一本正经。

  “……”堂本刚稀里糊涂地就把手机的使用权给出去了。

  西装男捣鼓了一会他的手机,然后把它还给堂本刚:“好了。”

  “那么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我就是客人你的专属男友了。我是堂本光一,叫我光一就好了。”

  “……诶?”堂本刚眨眨眼。

  前面就已经说过了,堂本刚是个非常乐于尝试新事物的人,所以他也就是懵了一会儿,然后就非常平静地接受了这个新男友的设定,兴致满满地开始研究起这所谓的共享男友了。

  “一个小时,不能离开这个商场,对吧?”堂本刚向这个和自己同姓的男性确认。

  堂本光一点头,想了想,又露出了个僵硬的微笑。

  可惜唯一的观众早在他点头的那一刻就扭开头打量周边的店铺了。

  “那现在我们就去买点什么吃的吧。”堂本刚脱掉手套后将手套塞进大衣口袋,自然而然地伸手握住堂本光一的手,“我前几天还听朋友说,这里有家很好吃的巴西烤肉,之前一直加班错过他们的聚会,我正打算自己一个人去吃呢,现在两个人一起吃也不错。”

  “……”堂本光一顺从地分开手指让对方与自己的手指交缠,形成十指紧扣的状态,他不由自主地开始陷入某种玄妙的恍惚状态,仅剩的一丝清明全留给了那人在耳边的小声叨叨,时不时地点个头。

  “只站在门口就能闻到香味了……”堂本刚松开堂本光一的手,正打算把自己的手缩回来,不料反被对方握住。

  堂本光一如梦初醒,赶紧又放开堂本刚的手:“到了?”

  “嗯,到了。”堂本刚压根没在意,“那边有空位。”

  “我要这个,这个和这个……”堂本刚翻菜单翻得性质盎然,“还有这个这个和这个,这些晚点上。”

  堂本光一看他看得有趣,忍不住向他搭话:“点这么多甜点?”他是在问对方吃不吃的完。

  堂本刚理所当然:“这不是有你吗?”

  “……”堂本光一脑洞不受控地滑向深渊,再回过神来的时候菜品都上来了。

  “等一下。”堂本光一切割好自己的烤肉然后换给堂本刚。

  堂本刚愣了一下,然后笑出来:“啊,谢谢男朋友了。”

  他并不觉得作为一个男性被同性这样照顾有什么不对,只是吃惊于对方进入角色的迅速。不过,也对,对方毕竟是专业的。

  “不用谢。”被认为是专业的堂本光一强撑着表情,随便插了块什么东西塞进嘴里来掩饰自己的羞耻感,“……”

  是茄子。

  堂本光一不确定自己是不是露出了什么不应该有的表情,因为堂本刚似乎是立刻就看出了他的不对劲,然后伸出叉子把他盘子里的茄子都叉走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也没怎么真的在意过表情管理。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的。”堂本刚注意到他的目光,挥了挥叉子。

  “……”堂本光一将目光从对方低头吃东西而露出的发旋上收回,转头开始切自己份的烤肉,不小心扫到刀子上自己的倒影,恍惚是个模糊的笑的模样。

  ……

  “光一吃东西的时候能说话吗?”堂本刚咽下嘴里的东西,问堂本光一。

  “嗯嗯,完全可以哦。”堂本光一移开目光,喝了口水,“你想说什么?”

  堂本刚:“你有女朋友了吗?”

  “没有。”堂本光一咽了口口水,眼神游离了两秒,又补充道,“也没男朋友。”

  “别紧张,随便说点什么,”堂本刚顿了顿,抬眼看向堂本光一,“说说你的工作?”

  “你做共享男友很久了吗?”

  “不啊,今天第一次,是来凑人数的,做完今天就走了。”堂本光一实话实说。

  堂本刚看了看自己的盘子,又看了看堂本光一。堂本光一下意识移开目光。

  “不是专业的?”堂本刚再次确认,“也没有接受过培训?”

  堂本光一一律摇头,又招手让服务生帮忙注满堂本刚的喝空了的水杯。

  “……”堂本光一眨眨眼。

  堂本刚却好像突然来了兴趣:“那……说说为什么你的箱子会出现在很少会有人路过的西门?为什么你会向一个不明所以的男性出示二维码?为什么……你会一直看着我?为什么要一直对着我笑?”

  “……”堂本光一不小心带歪水杯,又慌里慌张地扶好,杯底的一小层水晃了几下,还没流出来,水杯就被扶稳了,没造成什么麻烦。

  为了避免再次出现这种事,堂本光一一口喝光了那杯水,余光看到堂本刚的盘子空了,又开始招手叫人:“不好意思,可以上甜品了。”

  穿着制服系着红色领结却涂了满脸油彩试图强行契合巴西主题的服务员端来甜品。

  “先吃这个。”堂本光一拿开冰激凌,把一个小蛋糕推到堂本刚面前。

  “……”堂本刚瞅瞅某样明明不是冰激凌却同样被堂本光一移得远远的甜品,迅速找到原因,“你不吃芫荽吗?”

  “……嗯,”堂本光一暗自庆幸着话题的转移,“不喜欢味道大的。”

  “那这个我自己吃好了。”堂本刚两三口吃完那一小碟,又开始挑着吃剩下的小蛋糕。

  他很恶劣地将甜点一个一个用勺子全挖过了才推给堂本光一,让堂本光一帮忙解决。

  “嗯,现在回到刚才的话题上去。”堂本刚轻轻地拍拍手。

  堂本光一差点被噎死。

  他没看到堂本刚嘴角的笑。

  堂本光一冷静了下,塞了自己满口的巧克力才嘟嘟嚷嚷道:“因为我@#$%……”

  “我……”堂本光一还想说什么,却看见堂本刚已经起身开始穿衣服了。

  “不说也没关系。”堂本刚套好大衣,整理好头发,挎好包包,可迷人地对他笑,“我要回家啦。”

  “我喜欢你!”堂本光一一急,伸手拉住堂本刚的挎包,“我、我对你一见钟情……”

  “一个小时已经到啦。”堂本刚无奈地挑眉,“我说真的,我要回家了,限时情侣分手啦。”

  “……”

  堂本光一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松开手,看着堂本刚。

  堂本刚也看着他。

  “……”堂本光一突然道,“那我现在追你好吗?”

  “就现在,追到了你就和我在一起。”

  “然后我们就做不限时的情侣。”

  “谁管你啊。”堂本刚又笑起来,比起吐槽更像是撒娇。

  “啊,那这个给你吧。”堂本刚从包里拿出笔,往堂本光一手上写了串数字,然后又合上他的手,“解开这道谜题,你就能进入黄金乡啦少年人。”

  “我回家啦。拜拜~”堂本刚捂着暖烘烘的围巾往外走。

  堂本光一对了一下那串数字的格式,开心地将数字输入手机:“喂?”

  “喂?”

  “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那个箱子是我向朋友借的,推广活动是有,但不是共享男友,你扫的码其实是Wechat的添加好友……”

  “……”

  “没有共享男友,但也许你会希望有个专属男友?”

  “……”对面终于传来声音,“你先道歉。”

  “对不起!”堂本光一秒答。

  “嗯。算了。”对面又笑起来,“其他的,我要再想想。”

  “我想吃那天的那个有芫荽的甜品,啊可惜最近加班,又去不了了。”

  “我给你送!”

  “啊,那等你送够三个月,我们就交往吧。”对面笑着说,“再见。”

  “……再、再见。”堂本光一对着电话挂断后的提示音回答道。

——————

脑洞来自@Etsuko 大大

补、补完了!

我恍惚记得有道法国甜品是用香菜做点缀还是什么的……但是我不记得是叫什么了大家意会一下(理直气壮

我永远爱着花吐症这个设定(泪眼婆娑咬手帕)

既然买了shop那就别勉强画了,反正自己拍和自己画概念都差不多(强行画等号)嗯。

谵妄症(二)

  *KK同人AU

  *外科医生51x画家244

  *OOC

————————

  堂本刚最近总有种不知来源的恐慌感。


  在做饭的时候,在画画的时候或者是驻足阳台上欣赏着楼下穿过树杈照在柏油马路上的阳光的时候,突然就会心神恍惚,然后接收到一阵或轻或重的恐慌感。


  毫无缘由毫无实感,像是小时候玩收音机时不小心调到的电台频道上的一小句唱段。没前没后,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是还好,就一小段时间,没有耽误过什么事。


  不知道和这个有没有关系,最近画画的灵感开始多起来了,有时候明明只是打算随手画点什么,放下画笔的时候却发现画作的完成度高到不像话,就是好像有点过头了被代理画商小心翼翼地问过最近的心理状态。


  嗯嗯,一切良好哦。当然是这么回答了。


  堂本刚还暗自取笑过画商的杞人忧天。虽说搞艺术的很容易神经病,但也不能把搞艺术的全当成神经病是吧。


  堂本刚的清晨开始于躺在同一间床上的人起来的时候。


  虽说因为工作的特殊性而拥有着高度灵活的时间表,但他自己也不能算是非常能睡的体质,被吵醒了以后就难以再次入睡,所以一般在对方轻手轻脚地做好早餐后他就能收拾好自己,在饭桌旁坐好然后帮同居者把ipad上当日新闻的页面调出来。


  堂本光一接过ipad时还是没忍住,低头亲了口乖乖吃着早餐的堂本刚。


  “你干嘛呢?”堂本刚正没精神地垂着眼睛,被突然袭击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又没能控制住自己的笑脸。


  “就是突然想亲了。”堂本光一说着赖皮的话,表情却一本正经,一只手刷新闻一边手插着煎蛋往嘴里送。


  “你先吃完再看。”堂本刚看不过去。


  “……”堂本光一于是放下ipad,两三口吃完早餐,拿起马克杯就往下灌。


  “烫的!”堂本刚赶忙抢下杯子。


  “堂本光一你怎么回事?”堂本刚骂他,“这已经完全是个老爷爷才会做的事吧?老爷爷啊你?”


  “能就这么一下子变老不也挺好的嘛。”堂本光一自己碎碎念道。


  “说什么呢碎碎念的?”堂本刚放好杯子,把ipad塞到对方手里。


  “没说什么啊,老爷爷。”堂本光一提高声音。


  堂本刚瞪他一眼,懒得深究:“我昨天画画,没做便当,你中午去饭堂吃吧。”


  “你昨天就说了没时间,所以我自己做了,也做了你的,放进冰箱了。”堂本光一指指厨房。


  ……嗯?我说了?堂本刚喝掉最后一口巧克力,也许是忘记了。他没多想。


  “我吃完了。”堂本光一放下叉子。


  “放那吧,我等下一起洗。”堂本刚示意餐具。


  “那我走啦。”堂本光一又凑到堂本刚嘴边偷了个chu,“回头见。”


  “快走啦烦人精。”堂本刚笑着骂他。


  堂本刚听到关上门时的碰撞声,他没意识到自己嘴角的笑容就在那一刻迅速消散。


  ————————


  堂本光一爱上了堂本刚。


  但是他没打算说出来。他是说,他没打算在这种时候,在这种情况下说出来。


  ……最起码,要等堂本刚出院?等他们彻底断了医生与病人的关系,堂本光一会在堂本刚出院的那一天去向他要号码,他会学着去追求一个人,学着去约会,去长相厮守……


  ……或者是等他分清现实与妄想?等堂本刚意识到自己妄想的不对劲,也许堂本刚刚开始时会因为回想起自己的病情而回避他,但他会努力缩短两人的距离,努力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爱意……


  总之,不该是在这种乱七八糟的时候。


  但是,越是想要隐藏就越是存在感强烈,爱意存在于眼角眉梢,存在于唇角的微笑,存在于指尖的相触……


  本来病人与医生的接触就不少,等到堂本光一意识到的时候,他和堂本刚的接触就已经不小心超过了医生和病人之间的界限了。


  那天堂本光一刚给堂本刚做完常规正在填表,堂本刚七手八脚地半强迫地非要让他坐在床边写,自己坐在他的背后把头靠在他的肩上,脸贴着他的脸看他写。


  堂本光一没办法,其实又没有真的那么不愿意,于是就这么坐下了。


  然后他填好表,刚把堂本刚缠在他身上的手脚一只一只地拿下来准备从床上起身,然后同事刚好就在那时进了门。


  “堂本医生,田中医生找你去……”同事把他叫出去,路上无心地提了句,“你和012的关系还真是好啊,我进去的时候还看到你坐他床上来着,不过你也要注意点,哪怕是关系好,要是主任看到了也会骂的,毕竟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


  “……”那个时候,堂本光一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违背了自己曾经有过的想法。


  他收到了相当大的打击。并下意识地拉开了与堂本刚之间的距离。


  视线躲闪的方式不算巧妙,不小心触碰的肢体退缩得过于明显,但是堂本刚先是以为堂本光一只是单纯的心情不好,虽然被躲得有点受伤,但也还是打起精神来向他搭话,抓紧治疗空隙围着堂本光一转。


  可是后来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两人却一直没能如堂本刚所想地回到之前的亲密状态。


  “……光一,”常规的时候,堂本刚问他,“你最近怎么了吗?”


  “没怎么。”堂本光一收好签字笔,“较小的创口都已经长好了,愈合情况比预想的还要好,昨天主任还告诉我说你快能出院了,恭喜。”


  “你最近完全不理我了你知道吗?”堂本刚自说自话,“我们在一起还没三年就开始七年之痒了吗?”


  不连三年都还没有,倒不如说根本就没开始过。堂本光一暗自摇头。


  “……你已经不喜欢我了吗?”堂本刚越说声音越低,最后直接背过身不去看堂本光一。


  堂本光一刚开始还哭笑不得:还问着人呢自己就背过身去了是什么意思。后来才觉得不对劲,走到病床的另一边去看堂本刚的脸。


  堂本刚哭了。


  他一下子就慌了。


  堂本刚看自己被他发现了,反而勉强笑道:“不好意思啊,一个大男人当着你的面哭成这样很难看吧?本来就不喜欢我了还看到这种画面就更加讨厌觉得麻烦了吧?……本来不想让你发现的……真是讨厌啊……但是怎么都忍不住……都最后了……”他嘟嘟嚷嚷地,眼泪又开始流出来。


  “……”堂本光一冷静地想,去他妈的职业道德。


  他摁住堂本刚的后脑勺,非常冷静地亲了下去。


——————

。。。祝大家高考愉快?